aj捚蚔弊暱_捚蚔夥厙app_ag捚蚔忒儂唳狟婥

湖婖眕摩傖茠峈測桶腔陔倰儕煌孍蔥疋疙鼴醡и郋諜鉸倛帎漟鐃葝倖藒耤

  • 痔諦溼恀ㄩ 977943
  • 痔恅杅講ㄩ 911
  • 蚚 誧 郪ㄩ ぱ籵蚚誧
  • 蛁聊奀潔ㄩ2020-08-10 00:54:07
  • 珋六桽瞿
跺佷羷

張樂美國《時代》雜誌於日前公佈2019年「《時代》風雲人物」選舉結果,有人高興,有人愁。高興的是,16歲瑞典環保少女通貝里憑一己之力,奪得此項殊榮。愁的是,有一班對香港民主發展的「愚忠」支持者,一心以為搞亂香港政局,就可以得到聲譽,點知是一場歡喜一場空。以搞亂香港換外力讚賞無奈的是,正如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看待香港暴徒一樣,視他們為「政治避孕套」,用完即棄,不會帶點留戀之情。同一時間,有人瘋癲,有人傻。瘋癲的是,香港「愚民」以為美國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就可以即時將香港變天,癱瘓特區政府運作,真是荒天下之大謬!傻的是,香港仍有漢奸、走狗出走西方多國,尋求其他外援協助,企圖再獲制裁工具,以對國家及特區政府不利。筆者查看今年《時代》雜誌風雲人物的結果,只得瑞典環保少女通貝里是實至名歸的,原因就是通貝里在過去隻身前往瑞典國會門口,高舉「為氣候罷課」的標語抗議,要求官員、政客為應對氣候變遷盡早採取行動。通貝里的當選理據就是,憑一人之力,喚醒全球青少年關注氣候變化問題。其餘的候選人包括美國民主黨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發起中美貿易戰及因「通烏門」遭彈劾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揭露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聯繫的匿名美國中情局官員「通烏門」吹哨者、香港暴徒。除了通貝里和香港暴徒外,其餘三人/團體都是來自美國,都只是「陪跑」。事實而言,2020年就是全球的大選年,先有台灣「大選」,再有美國總統選舉,媒體最好借2019年底的風雲人物或政治事件選舉,來作政治炒作。《時代》雜誌不會在民主、共和兩黨中選擇「風雲人物」,目的就是不想「政治歸邊」,萬一「歸邊」後,就好像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彭博旗下的彭博通訊社一樣,被特朗普競選團隊不發出記者採訪證。無論如何粉飾暴徒就是暴徒至於通貝里關注全球氣候的同時,在地球另一角落的香港,暴徒就不斷投擲汽油彈,焚燒雜物、水馬,產生大量污染環境的二噁英。這樣與通貝里相比,《時代》雜誌評審人都會知道,哪個是為地球謀福祉,哪個是在破壞地球。不過,最諷刺的是,「香港暴徒」獲得最多網民支持獎。網民在香港暴徒落選風雲人物後,態度不一。有些網民質疑,他們曾多次透過社交平台,發動群眾,用不同身份來投票,一時就是張三,一時李四,目的就是用「人海」戰術,「谷大」票數,以為可以同以往香港媒體舉行的網上政府、警察支持度調查一樣,照辦煮碗,就可以成功再下一城。可惜,事與願違,這次所謂風雲人物的操盤者,不是本地媒體,亦不是香港暴徒,而是美國媒體。最令人費解的是,有些網民質疑他們做得未夠好,未能令到特區政府「跪低」。有些網民覺得美國政府沒有在此選舉中,為香港打氣。事實上,這班網民太天真了,為何對這個「風雲人物」獎項看得太認真、蚨簼O?萬一落選,就好像天塌下來一樣!事實上,近年當選「風雲人物」的人/團體,往往為人詬病。三年前的特朗普,就是憑自已瘋人瘋語,成為了「風雲人物」!一直以來,《時代》雜誌的風雲人物選舉常被人認為過於美國中心,偏離以往多為外國政治領袖及思想家當選的傳統。最後,筆者希望用廣州一句俗語來作總結:「桐油埕始終都是裝桐油」,暴徒如何裝扮、掩飾,如何由「黑衣人」變身為「白衣人」,還是由「擲磚者」變身為「街坊」,就算為他們戴上任何的光環,給予什麼榮譽都好,他們本質就是暴徒,就是破壞香港社會穩定、法治和安寧的一夥人!

恅梒煦濬

垓臻或ㄗ503ㄘ

恅梒湔紫

2015爛ㄗ483ㄘ

2014爛ㄗ14ㄘ

2013爛ㄗ443ㄘ

2012爛ㄗ123ㄘ

隆堐

煦濬ㄩ 辦籵厙

aj捚蚔弊暱_捚蚔夥厙app_ag捚蚔忒儂唳狟婥ㄛ沈家燊香港僑界社團聯會主席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澳門出席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發表講話時強調,香港、澳門回歸祖國後,處理兩個特別行政區事務,完全是中國內政,用不茈~部勢力指手畫腳。中國政府和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意志堅如磐石,絕不容許任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澳門事務。習主席擲地有聲的宣示,全場掌聲雷動,這番話說到了包括香港僑界在內700萬港人的心坎上,鼓舞士氣、振奮人心,粉碎內外勢力搞亂香港、遏制中國的幻想。在中央堅定不移支持下,香港各界眾志成城,團結一致,支持特區政府迎難而上,積極作為,恢復秩序,不負習主席和中央的殷切期望,確保「一國兩制」行穩致遠,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大量的事實證明,香港的修例風波,背後隱藏蚚C色革命的陰謀,西方勢力不擇手段干涉香港事務,包括推出所謂人權法、利用各種NGO,打茈薔D自由人權的旗號,為本港的反中亂港分子撐腰,提供行動指引和財物支援,煽動反中亂港分子毫無顧忌地搞亂香港,禍亂人心,摧毀香港賴以生存的法治秩序,企圖破壞「一國兩制」前行,給國家發展添煩添亂。對此,中央絕對不會坐視不理,絕不會讓外部勢力勾結香港反中亂港分子衝擊「一國兩制」的圖謀得逞。習主席上月中在巴西出席金磚峰會,就當前香港局勢表明中國政府嚴正立場曾指出,中國政府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的決心堅定不移,反對任何外部勢力干涉香港事務的決心堅定不移。這三個堅定不移擲地有聲,向香港和全世界表明,中國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該鬥爭的就要鬥爭」,凡是危害中國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中國核心利益和重大原則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中國人民根本利益的各種風險挑戰,凡是危害中國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各種風險挑戰,中國必將堅決鬥爭,而且一定會取得鬥爭勝利。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的活動舉世矚目,習主席再度明確指出,港澳事務用不茈~部勢力指手畫腳,中國政府和人民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意志堅如磐石,絕不容許任何外部勢力干預香港、澳門事務,這既是對反中亂港內外的嚴厲警告,更是對廣大港人的巨大鼓舞,為特區政府和香港各界恢復法治安定帶來巨大信心,注入強大正能量,共同努力保證「一國兩制」落實不變形、不走樣。習近平指出,澳門回歸20年取得的成就舉世矚目,總結出澳門實踐「一國兩制」的四點經驗,也是為香港保證「一國兩制」落實不變形、不走樣,提出要求、指路引航。這四點經驗之一:「始終築牢『一國兩制』基礎,澳門同胞有強烈愛國傳統和強烈民族自豪感,是『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重要原因」,很值得香港愛國愛港陣營和廣大市民銘記在心,切實付諸行動。不畏浮雲遮望眼,風物長宜放眼量。「一國兩制」作為新生事物,也需要持續完善,香港應對未來充滿信心,不必因外部干擾而出現的一時挫折而迷茫,香港僑界、愛國愛港力量應按照習主席和中央的指引,再接再厲,發展壯大,積極培育愛國愛港新一代,讓國家民族意識和愛國精神薪火相傳,鞏固和發展同「一國兩制」實踐相適應的社會政治基礎,推動「一國兩制」沿茈蕭T軌道前行。張樂近日在互聯網上流傳一段短片,講述龍門冰室老闆張俊傑用了十多分鐘時間,「請」走一名與他政見不同的食客,張老闆因而「成名」。張老闆最近發表文章,大談在這半年期間,如何為受政治事件影響而導致經濟困難的人士提供現金券和禦寒衣物。諷刺的是,這班人不是普羅大眾,而是在暴亂前線施加襲擊的暴徒。更令人感到不是味兒的是,文中提到,張老闆亦為暴徒介紹心理支援服務。一個普通市民在街上隨意舉起手機拍他/她喜歡的事物後,即時被數十名暴徒圍毆,導致頭破血流,令市民在街上總擔心自己的言行會招致禍害,他們返家後,又不可與親人高談政見,在精神上備受壓抑,試問若市民在此種極端政治化氣氛下精神出現異常,敢問可以向張老闆尋求支持嗎?最令人側目的是,張老闆為因政治立場而被解僱的人提供協助。6月至今,社會接連出現暴力事件,令到外國旅客對香港卻步,訪港人數大跌。殘酷的現實是,去年至今美國對華的貿易戰,令到本港出現經濟放緩。雪上加霜的是,本港失去旅遊業的帶動,經濟出現萎縮的情況。旅遊業的不振,一環扣一環,引發連鎖反應,繼而拖累與旅遊業相關的產業。本港飲食業、酒店業和零售業,相繼出現放無薪假、裁員、清盤的情況。試問若沒有暴徒大肆破壞,香港會否出現這樣的景況?目前香港失業率已經創3年新高,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務業失業率升至%,如果局勢沒有好轉,失業率到了明年仍會繼續上升,還會拖累其他產業。張老闆如果有菩薩心腸,是否可以接濟這班因政治事件而產生的「失業大軍」?更令親者痛仇者快的是,張老闆一邊吃荂u人血饅頭」,一邊高談自己建立「良心社會」的偉論,真是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他的「良心社會」理念就是給予這班暴徒一個機會,設立不同類型的店舖,如髮型屋、水電舖,由這班滿手鮮血的暴徒充當技工,為他們的支持者提供服務,形成一個「自給自足」的社群,不食人間煙火。然而,這班暴徒必須要對他們所造成的社會破壞,負上應有的法律責任。筆者建議張老闆,應該勸服這班縱暴派人士自首,對自己所犯的錯勇於承擔。如果只是以張老闆的說法來實踐,這個「良心社會」真是名副其實的「掛羊頭賣狗肉」!張老闆倒不如資助這班暴徒離開香港,移民台灣,給他們重過新生活,好過在香港又要過「非人生活」,又要做出破壞社會安寧的暴行,被市民唾罵!最後,張老闆如要得到全港市民的認同,他可以鼓勵其他縱暴派同黨,捐出每次在發動暴力事件後所得到的巨額報酬,拿出來資助在政治事件中受害的,或被「私了」的市民,以體現「良心」。眕炾輪す肮祩峈瞄陑腔絨笢栝婓蕨僻砮①笢腔準歇鍰絳薯﹜褪悝茼勤薯﹜郪眽雄埜薯ㄛ峈桵吨砮①枑鼎賸跦掛悵痐﹝鍔刵檣艙騫ラ皈硱擠蝮鷞ㄛ秪峈祥纔ィ﹜祥溫ィ垀斐婖腔汜韜も慫淏婓祥剿奻栳〞〞婓砩湮瞳ㄛ冪徹儕陑笥谿ㄛ103呡腔陔夢煎朒遞氪崨贗坰紨膝艙葩˙婓楊弊ㄛ眒堤埏腔陔夢煎朒遞氪霾鬲譙﹞匙嶺舜婓5堎1桽瑲鉻嬧倣期匋埮101呡汜掁畋佽※皇岆扂彶善腔郔疑腔汜梏鮽鵅情

柳頤衡美國《時代》雜誌公佈「2019風雲人物」,所謂「香港抗爭者」躋身最後5強。這顯示《時代》自甘墮落、自當笑柄。值得注意的是,其餘四強名單包括把香港暴亂形容為「一道美麗風景」的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這並非巧合,而是暴露《時代》和佩洛西一樣,為香港暴亂煽風點火、推波助瀾,替激進暴力犯罪分子撐腰打氣,極力推動暴力活動在香港持續下去。香港暴亂半年來,暴徒們打砸搶燒、殘害市民、暴力襲警、大肆破壞,不斷突破法律、道德、人類文明的底線,其暴行已經是恐怖主義的行徑。曾經美麗的東方之珠,如今滿目瘡痍,令人痛心。在這些觸目驚心的事實面前,任何有良知的人都會義憤填膺。 然而,《時代》雜誌非但對暴徒的恐怖主義行徑熟視無睹,反為暴徒臉上貼金。試問,《時代》雜誌會把製造美國歷史上最慘重的9·11恐怖襲擊的拉登捧為風雲人物嗎?會把美國懸賞1,000萬美元徵集資訊而在不久前擊斃的「伊斯蘭國」(ISIS)頭目巴格達迪捧為風雲人物嗎?會把美國鐵腕鎮壓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的示威者捧為風雲人物嗎?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時代》雜誌不會把拉登、巴格達迪和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捧為風雲人物,卻把對香港造成巨大災難的暴徒捧為風雲人物,其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大量事實證明,美國對香港這場暴亂所作絕不限於聲援,而是參與了從策劃、造勢、組織乃至實施的全過程。在內外勾結、互相配合下,暴徒有預謀、有計劃、有組織、有部署,一波又一波地推動顛覆性的暴亂。《時代》雜誌把香港暴徒捧為風雲人物,根本是聽命於白宮,要令香港變成國際博弈的戰場,令香港變成反抗中央的基地,作為牽制中國的棋子。 香港暴徒將暴力示威手法推廣到世界,成為新一輪全球暴力浪潮的催化劑,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外國政客和媒體的推波助瀾,猶如《時代》雜誌一樣為香港暴徒打下「強心針」,間接鼓勵他們繼續搗亂和破壞,更將事件推至國際層面,其中包括智利聖地亞哥、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英國倫敦等。據外媒報道,上述幾個地方示威者「快閃」堵路、焚燒汽車、衝擊警察等手法,有向香港示威者「學習」。簡而言之,香港的暴亂種子已有在國際間「遍地開花」的跡象,《時代》雜誌把香港暴徒捧為風雲人物,不僅危害香港,而且遺禍全球。無論什麼時候,無論媒體如何發展,媒體必須堅守客觀與公正這一底線。但香港修例風波發生以來,美國少數媒體已成為最齷齪、最骯髒的一塊角落,成為製造和傳播謠言的重災區。《時代》雜誌把香港暴徒捧為風雲人物,失去了媒體最起碼的良知與操守。郭中行資深評論員這場修例風波猶如一面照妖鏡,將香港社會的魎魅魍魑都照射出來,一些表面一副業界精英、專業人士模樣的人,原來思想卻極度扭曲,為了政治目的可以顛倒是非黑白,罔顧道德操守,甚至有所謂法律界人士,打茠k治旗號反法治,不斷為黑衣魔的違法行為狡辯。在這場暴亂中,這些顛三倒四的言行無日無之,如此專業淪喪,不禁令人搖頭嘆息。反對派政客青黃不接,新一代不是扶不起的阿斗,就是一味做激進派的「跟尾狗」,但小的不行,老的也不見得好。日前,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突然煞有介事地在其facebook上傳一張穿聖誕紅裙的小女孩抬頭望蚍あ鴩噯厊給謇熒茪龤A他更繪聲繪影、上綱上線地聲稱,香港人就是要為相片中穿虒t誕紅裙的小女孩和她這一代,取回「免於恐懼」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云云。言下之意,即是這名小女孩當時正向警隊示威,「不屈」地望蚅給謘C因為仇警而放棄了理性如果小女孩確實如此,梁家傑的煽情文字介紹也勉強可以成立,但問題是梁家傑根本是在斷章取義,扭曲照片內容。這張照片在網上大量傳播,真實的情況是這名小女孩是到警察面前打氣,向在佳節當日守護香港的警員表達感激之情,所有照片都清楚表明這是一張「撐警」照片,並不存在什麼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梁家傑的留言完全是白日幻想,更是仇警上腦,故意造謠造假。這張小女孩照片在網上隨處所見,梁家傑只要細心察看,肯定會知道這是向警察表達感謝之情,而不是挑戰、指責警隊,如果梁家傑連這樣的事實都分辨不了,都解讀錯誤,請問他的資深大律師是如何考來的?這樣的判斷能力還如何做大狀、做一黨之首?當然,梁家傑應該不會無知至此,他是故意為之,故意對照片隨意解讀,任意加上自己評論,目的就是為了攻擊警隊,他是因為仇警而放棄了理性。暴徒肆虐香港失去平安自由梁家傑是資深大律師,理應保持客觀持平,否則如何客觀為不同客戶提供專業法律意見?但從他的facebook言論卻可看出,他的政治觀點極端偏頗,對於警隊更有莫名其妙的敵視和攻擊。他說小女孩要取回「免於恐懼」的「自由和生活方式」,這相信是他本人的夫子自道。但問題是,香港人在這段「黑暴」歲月所失去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因為警察造成的嗎?當然不是。這些都是暴徒造成,是暴徒在大街上隨意破壞、燒毀政見不同的商舖;襲擊不同政見以至一言不合的市民,有市民更因此喪命。市民在街上說了句暴徒不愛聽的話,就可能被隨意圍毆、羞辱、「私了」,市民失去了言論自由,商舖失去了正常經營的自由,香港社會失去平安的自由,全港社會都因為暴徒的肆虐,陷於日復一日的恐懼之中。現在梁家傑不去譴責暴徒,反而誣陷執法者,這是什麼道理?如果沒有警隊,香港市民在這段「黑暴」歲月根本連活都活不下去了。君子所見無不善,小人所見無不惡。梁家傑借一張照片莫須有地攻擊警隊,將其極端仇警思維暴露出來,說明他與暴徒是一丘之貉,更說明梁家傑是徹頭徹尾的小人。只有暴徒才會如此痛恨執法者,會如此造謠造假抹黑警隊,梁家傑的不堪言論,說明他已經仇警上腦,說明他為了政治目的可以不理證據,不顧事實,如此造謠小人試問還有何資格做大狀?一個曾經說過「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的人,又有何資格自稱法律界人士?有何資格舉起法治大旗來侃侃而談?公民黨自稱大狀黨,自以為是「藍血精英」,但這些所謂精英在這場暴亂中卻甘願做暴徒的詭辯士,為他們的惡行、暴行辯護。梁家傑甚至認同暴力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意思是暴力比法律更加有用,這些言論出於所謂法律界人士之口,怎會令人對香港法治有信心?公民黨的墮落非自今日始,但經過這場暴亂,公民黨的不堪、無能、禍港本質卻可以蓋棺定論,這樣一個不知所謂的政黨還妄想做執政黨,真是荒天下之大謬。藝弊軞苀昄馨肅﹞杻檄ぱ婓岈璃眳場髑僻親蹕屙ㄛ玴羋奻惆腔掘咭翹※媎詹§ㄛ筍祥壅綴撈蛌曹怓僅ㄛ備祥砑障裁珨跺褫夔試試※僅徹媎詹珨毞§腔芊顧敏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香港電台(「港台」)是香港唯一的公共廣播機構,屬於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轄下的一個部門。港台每年花費十億公帑,但其所作所為不僅違背職業道德和社會信用,而且挑戰「一國兩制」和國家主權底線,必須嚴肅處理。這世上沒有一個政府會允許一個自己經營的電台、拿茪蔗恭h反對自己,這種虧本的買賣不僅對政府不利,更是浪費納稅人的金錢。香港的法律保障私營的廣播機構享受編輯自主和廣泛的新聞自由。但是,港台作為政府主管的公共廣播機構,其定位應該是十分清晰的,那就是作為政府的宣傳機構,其主要功能是宣傳政府的政策、製作服務政府政策的教育及資訊節目。所以,港台的新聞自由應該不是絕對的,為了公共利益,其編輯內容理應受到政府的規管。如果港台的工作人員希望享受充分的新聞自由和編輯自主,就應該去私營的廣播機構工作。當然,即使是私營的廣播機構,也必須依法行使新聞自由和編輯自由,也不是可以任意妄為的。港台定位錯誤事實上,港台作為政府的宣傳機構,並沒有發揮正能量的功能,而是打荂u編輯自主」、「言論自由」的旗號,不僅不執行公營電台宣傳政府政策的應有職責,而且經常傳播帶有偏見、謾罵和反對政府的節目。誠如有媒體揭露:前年回歸二十周年,連續三輯的「回歸廿周年」系列,以「說好的『一國兩制』」為題,極其露骨地貶低回歸歷史,通過採訪極端立場者去散佈質疑「一國兩制」的立場。兩個月前,港台放大反《國歌法》立場,編輯負面專輯。近期更屢屢播出反中亂港、美化暴動的節目。如10月4日的《頭條新聞》,把國慶日稱為「國殤」和「港殤」,把暴徒撒溪錢惡行說成是「緬懷革命先烈」;10月11日的《頭條新聞》,藉美國NBA火箭隊經理莫雷發表支持暴動言論、引起內地民眾激烈反應一事,借題反中,惡毒攻擊中央政府;港台第二台10月11日的《騷動音樂》主持人播「港獨」歌曲《願榮光歸香港》。難怪香港資深傳媒人員聯誼會早前發起聯署,獲355名傳媒人支持,致函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邱騰華,促請當局下達指令,取締將矛頭指向中央、以反對特區政府為目的的港台節目。如果政府繼續讓港台打荂u編輯自主」、「言論自由」的旗號反政府,這不僅得不償失,而且等於放棄輿論主導權,未能及時澄清那些充滿偏見的虛假消息。因此,港府要撥亂反正,就應該重新思考港台的角色定位問題。政府如果要保有港台,就必須改變港台現行領導班子和運作模式。當然,這樣做肯定會引來反對派的攻擊,甚至會被人批評違反基本法保障的言論自由。但是,這種批評是經不起反駁的。香港是一個言論自由得到保障的地方,政府規管自己經營的電台合情合理,也並沒有排斥私營廣播機構扮演監察政府的功能。以「添馬台」取代港台目前,在如何處理港台的問題上還有其他不同的建議。有人提議將港台私有化,仿效政府將港鐵公司私有化的做法,甚至將港台上市;有人建議港台應獨立運作,脫離公務員架構;有人甚至認為索性解散港台。權衡之下,最好的辦法就是將港台私有化或者解散之,政府完全可以另闢蹊徑,重新設立一個電台,幫助宣傳政府政策、宣揚法治,協助理順及推行政府政策。應該說,香港反修例事件持續近7個月,政府已經認識到了自己在文宣工作方面的不足,並在facebook開設了一個叫「添馬台(TamarTalk)」的社群,專門提供有關近日香港社會事件的資料,以正視聽。「添馬台」的原意是為了闢謠和澄清有關錯誤事實,其實是一個好的開端。政府完全可以在「添馬台」的基礎上打造一個新的公共廣播機構,認真做好政府的文宣工作。

堐黍(134) | ぜ蹦(509) | 蛌楷(935) |
跤翋佹譪覆性笛敦氿﹚~

挔佷鰍2020-08-10

竅奧朁朱家健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兼職研究員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日前選舉副主席,剛懷孕的新民黨議員容海恩被提名出選該委員會副主席,然而,議會陣線毛孟靜卻以容海恩懷孕、須放產假為由,不接受容海恩被提名副主席的議程。毛孟靜作為一名女性,同時為一名母親,這番言論非但未有體諒懷孕婦女懷胎十月的艱苦,更涉歧視懷孕女性,矮化容海恩的處事能力,亦剝削了孕婦應享有參與政治、議會事務的平等機會和權利。毛孟靜的涉歧視婦女言論,連平等機會委員會也作出回應,指毛孟靜的該番言論屬不恰當,平機會指出,「任何人士特別是立法會議員、社會領袖及僱主等,不應對懷孕婦女的工作能力作出假設,因為婦女懷孕並不代表沒有能力執行職務,或工作效率降低。」是次已是容海恩議員所懷的第二胎,在她第一次懷孕期間,如常執行立法會職務,工作表現有板有眼,可見懷孕婦女的工作能力和效率不會因為懷孕而降低;毛孟靜竟把「放產假」和委員會副主席提名掛u,變成了另類的人身攻擊,涉家庭崗位歧視,說穿了,又不想得失女性選民的選票,但心底卻是對孕婦的工作能力產生質疑,明顯持雙重標準,試問日後如涉婦女權利和家庭崗位的立法工作,女性選民、準爸媽又怎能託付毛孟靜去捍衛權益呢?懷孕是上天的恩賜,我們也應體恤孕婦在懷孕期間的心理和生理調整,以孕婦利益為重,而孕婦生產是作為準母親天經地義的天職,放產假更是法定權利,毛孟靜又憑什麼說三道四呢?如果毛孟靜作為立法會議員不懂得去尊重懷孕婦女的權益,漠視女性被選舉和參政的權利,那麼,毛孟靜應認真考慮向容海恩議員道歉,並撤回言論,同時承諾日後不會再失言和失儀。

斕褫暮腕儐毞珨泐腔坋拻蚋尪ㄛ斕褫暮腕輒惕茪嫁腔桵尪ㄛ斕褫暮腕穻輛※嗽絢§腔饒珨蘑濂蟯伎##踏毞ㄛ襞疰е邦12桲芞婬正曾棕з怕埱銀藥蒻慁艙齣梪派疢藦蹇仱挾饑佸鵌茧亃鱣職插

燠灞2020-08-10 00:54:07

裴軍運英國大選過後,雖然執政的保守黨大獲全勝,但在蘇格蘭選區,卻是蘇格蘭民族黨大獲全勝,這讓蘇格蘭民族黨歷史性地成為了英國政壇的第三大黨,以致於蘇格蘭民族黨黨魁施雅晴興奮地說:蘇格蘭的未來上線了(theveryfutureofScotlandwasontheline)。她同時發文號召:是時候決定我們的未來了。不言而喻,蘇格蘭民族黨要帶領蘇格蘭人民繼續搞獨立。蘇格蘭獨立公投是英政客豪賭結果蘇格蘭有自己的議會、自己的首席大臣、自己的貨幣、自己的法律,一個政治實體該有的核心要素都有。但這些要素可以構成蘇格蘭獨立的籌碼嗎?第一,從歷史角度看,17世紀末期,英格蘭建立了很多殖民地,賺了很多錢,蘇格蘭看在眼裡,急在心上,也想建立自己的殖民地,於是投資很多錢造船出海,這就是著名的達倫計劃(DarienScheme)。達倫計劃的主要目的,是要在巴拿馬開闢自己的「新愛丁堡堡壘」,並於1698年派出5艘大船前往美洲新世界,結果被打得落花流水,賠了相當於蘇格蘭年生產總值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損失慘重。這時候,蘇格蘭人才意識到英格蘭人能做的,他們不一定能做。由於蘇格蘭和英格蘭曾經擁有共同的國王,且王室有血緣親,為了挽救蘇格蘭,1707年,英格蘭和蘇格蘭簽訂了《聯合法案》,合併成為大不列顛王國,蘇格蘭議會也與英格蘭議會合併,變為大不列顛議會。從18世紀到20世紀初,大不列顛王國越來越強盛,蘇格蘭人覺得自己做了個明智的選擇。然而,一戰之後,英國國力衰落,蘇格蘭民族主義興起。1934年蘇格蘭民族黨(SNP)成立,在其不懈努力下,1999年英國議會允許蘇格蘭議會重建,並將部分立法權下放給蘇格蘭議會。英國議會這一決定,基於一個錯誤的認識:蘇格蘭民族黨始終無法佔據英國議會和蘇格蘭議會的多數。但這一錯誤認識,為今天的蘇格蘭獨立埋下了政治隱患。不過,自1707年蘇格蘭與英格蘭合併以來,至今已過去312年,312年的聯合王國,想要重新走上獨立之路,難度遠遠超過今天英國脫歐的N次方倍。蘇格蘭獨立要走司法程序難成功第二,蘇格蘭獨立公投,是英國政客們玩弄出來的政治副產品。前有蘇格蘭首個首席大臣唐納德·杜瓦,後有英國前首相卡梅倫,中間插入薩蒙德和施雅晴。杜瓦本是英國工黨蘇格蘭阿伯丁的一名議員,在他成為英國下議院議員後,一直為蘇格蘭爭取權力。之後,執政的工黨政府通過《1998年蘇格蘭法案》(ScotlandAct1998),同意蘇格蘭舉行議會選舉,杜瓦理所當然組建了蘇格蘭行政院(ScotlandExecutive),並成為首任蘇格蘭首席大臣,獲得了政治上的滿足。此刻的蘇格蘭行政院,也僅僅是負責蘇格蘭境內的教育、國民健康、司法、鄉郊、運輸等地方自治事務,還不存在鬧獨立,一切看上去歲月靜好。但2007年的地方選舉,蘇格蘭民族黨以一票之多,贏下了蘇格蘭議會的多數席位,成為蘇格蘭第一大黨,結束了工黨在蘇格蘭長達半個多世紀的主導地位。在蘇格蘭民族黨黨魁薩蒙德的帶領下,2011年蘇格蘭行政院改為蘇格蘭政府,薩蒙德成為蘇格蘭首席大臣,自此,主張「蘇格蘭獨立」的政治理想被提上日程。為了制衡保守黨內主張英國脫歐的呼聲甚囂塵上,也為了爭取蘇格蘭人民的選票,喜歡豪賭的卡梅倫竟然於2012年與蘇格蘭政府簽署蘇格蘭獨立公投協議,後經英國議會授權,於2014年組織蘇格蘭獨立公投,不過最終蘇格蘭人民選擇了留在英國,導致薩蒙德下台。公投結果令卡梅倫政府,甚至整個英國社會認為,蘇格蘭獨立僅僅是個遊戲而已,不會成真,正是這種不認真的態度,導致了後來英國脫歐公投真的成功了,這當然是後話。當下,英國要脫歐,導致親歐的蘇格蘭人要求獨立的呼聲再度高漲,但實際上,蘇格蘭獨立是要走司法程序的。約翰遜政府早已回應施雅晴,不會再像卡梅倫那樣讓蘇格蘭舉行第二次獨立公投。所以,儘管蘇格蘭獨立公投被國際媒體炒得很熱,但從歷史和現實的角度看,都是非常不切實際的。如果蘇格蘭獨立,地處蘇格蘭的英國核武器、核潛艇怎麼拆分?如果蘇格蘭獨立,與英格蘭聯合時間更短的北愛爾蘭又怎麼反應?何況西班牙加泰羅尼亞的分離主義者都在等茯敯邞O呢!

竅窀楷2020-08-10 00:54:07

Ш寰倗萊汜韜猁踡ㄛ賦彆遜岆嶇婓饒嫁﹜鰱婓饒嫁﹝ㄛ※軞橇腕闡爵祥勤麩ㄐ§扂豝牉隙砑齬脤陬謙衄拸疻穢牉誹﹝﹝郭中行資深評論員這場修例風波猶如一面照妖鏡,將香港社會的魎魅魍魑都照射出來,一些表面一副業界精英、專業人士模樣的人,原來思想卻極度扭曲,為了政治目的可以顛倒是非黑白,罔顧道德操守,甚至有所謂法律界人士,打茠k治旗號反法治,不斷為黑衣魔的違法行為狡辯。在這場暴亂中,這些顛三倒四的言行無日無之,如此專業淪喪,不禁令人搖頭嘆息。反對派政客青黃不接,新一代不是扶不起的阿斗,就是一味做激進派的「跟尾狗」,但小的不行,老的也不見得好。日前,身為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突然煞有介事地在其facebook上傳一張穿聖誕紅裙的小女孩抬頭望蚍あ鴩噯厊給謇熒茪龤A他更繪聲繪影、上綱上線地聲稱,香港人就是要為相片中穿虒t誕紅裙的小女孩和她這一代,取回「免於恐懼」的「自由和生活方式」云云。言下之意,即是這名小女孩當時正向警隊示威,「不屈」地望蚅給謘C因為仇警而放棄了理性如果小女孩確實如此,梁家傑的煽情文字介紹也勉強可以成立,但問題是梁家傑根本是在斷章取義,扭曲照片內容。這張照片在網上大量傳播,真實的情況是這名小女孩是到警察面前打氣,向在佳節當日守護香港的警員表達感激之情,所有照片都清楚表明這是一張「撐警」照片,並不存在什麼爭取「免於恐懼」的自由。梁家傑的留言完全是白日幻想,更是仇警上腦,故意造謠造假。這張小女孩照片在網上隨處所見,梁家傑只要細心察看,肯定會知道這是向警察表達感謝之情,而不是挑戰、指責警隊,如果梁家傑連這樣的事實都分辨不了,都解讀錯誤,請問他的資深大律師是如何考來的?這樣的判斷能力還如何做大狀、做一黨之首?當然,梁家傑應該不會無知至此,他是故意為之,故意對照片隨意解讀,任意加上自己評論,目的就是為了攻擊警隊,他是因為仇警而放棄了理性。暴徒肆虐香港失去平安自由梁家傑是資深大律師,理應保持客觀持平,否則如何客觀為不同客戶提供專業法律意見?但從他的facebook言論卻可看出,他的政治觀點極端偏頗,對於警隊更有莫名其妙的敵視和攻擊。他說小女孩要取回「免於恐懼」的「自由和生活方式」,這相信是他本人的夫子自道。但問題是,香港人在這段「黑暴」歲月所失去的「免於恐懼」的自由,是因為警察造成的嗎?當然不是。這些都是暴徒造成,是暴徒在大街上隨意破壞、燒毀政見不同的商舖;襲擊不同政見以至一言不合的市民,有市民更因此喪命。市民在街上說了句暴徒不愛聽的話,就可能被隨意圍毆、羞辱、「私了」,市民失去了言論自由,商舖失去了正常經營的自由,香港社會失去平安的自由,全港社會都因為暴徒的肆虐,陷於日復一日的恐懼之中。現在梁家傑不去譴責暴徒,反而誣陷執法者,這是什麼道理?如果沒有警隊,香港市民在這段「黑暴」歲月根本連活都活不下去了。君子所見無不善,小人所見無不惡。梁家傑借一張照片莫須有地攻擊警隊,將其極端仇警思維暴露出來,說明他與暴徒是一丘之貉,更說明梁家傑是徹頭徹尾的小人。只有暴徒才會如此痛恨執法者,會如此造謠造假抹黑警隊,梁家傑的不堪言論,說明他已經仇警上腦,說明他為了政治目的可以不理證據,不顧事實,如此造謠小人試問還有何資格做大狀?一個曾經說過「暴力有時或可解決問題」的人,又有何資格自稱法律界人士?有何資格舉起法治大旗來侃侃而談?公民黨自稱大狀黨,自以為是「藍血精英」,但這些所謂精英在這場暴亂中卻甘願做暴徒的詭辯士,為他們的惡行、暴行辯護。梁家傑甚至認同暴力是解決問題的辦法,意思是暴力比法律更加有用,這些言論出於所謂法律界人士之口,怎會令人對香港法治有信心?公民黨的墮落非自今日始,但經過這場暴亂,公民黨的不堪、無能、禍港本質卻可以蓋棺定論,這樣一個不知所謂的政黨還妄想做執政黨,真是荒天下之大謬。﹝

毓崝2020-08-10 00:54:07

馮煒光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因為台灣不肯立「難民法」接收方同學口中的「義士」,憤而為文批評台灣領導人蔡英文吃香港反修例運動的「人血饅頭」。此事引起台方強力反彈,「引起軒然大波」(大專同學們用語),方同學旋即向台灣道歉。本來事情應告一段落。可能是台方有人認為還不夠,又或者是隨方同學赴台的「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錯判,竟然在facebook再貼一文,向台方表示感謝,並清楚點出哪些台灣組織曾幫助過他們,令人「大開眼界」。暴動物資由台運港台灣如何和香港的「反修例運動」互動,同學們毫不吝嗇地為我們娓娓道來:「香港人在6月以來的抗爭並未停止,同時台灣對香港人的支援有增無減,自6月起大力以行動支持香港運動,不論是遠道以螞蟻搬家形式運送物資來港,一夜間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怪不得每次有黑暴衝擊,他們的頭盔都是一式一樣,看上去恍如「制服」,原來有台方「一夜間為港人籌募大量頭盔」。同學們沒有說是什麼時候的「一夜間」,但要在「一夜間」送來,看來同學們當時亟為急需頭盔。香港警方不妨排查一下。筆者奇怪的是,台灣和香港一衣帶水,究竟在「一夜間」籌募的「大量頭盔」是如何運來香港?抑或早已有台方人員在香港,然後用金錢為同學們「一夜間」去籌募?縱使有錢,供應商又會是誰呢?更令筆者大開眼界的是:同學們在這個帖文內又點出另一個台方組織: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ormasanAssociationForPublicAffairs)。這個組織,用同學們的原話說:「是我們學界代表團一直模仿的對象。」同學們更點出FAPA的「往績」。這組織「從1982年開始已經在海外連結強大的台灣人離散族群,爭取國際支援,聲援台灣。FAPA的模式實為開拓民間外交的先河。」這還不夠,同學們索性直接點出FAPA在哪方面「指導」過他們。「我們尤其感謝FAPA一直對我們的指導,令我們早前可以在美國進行有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游說工作。」呵呵!原來在美國進行得如火如荼的游說活動有台方身影,不單協助,而且「指導游說工作」。帖文透露的重要信息同學們這篇帖文,不論從現實政治抑或將來的歷史研究,實在十分重要:1)它清楚點出台灣如何協助(大量頭盔),而且效率奇高(一夜間)。2)它清楚點出台灣的協助力度,「香港人在六月以來的抗爭並未停止,同時台灣對香港人的支援有增無減」,是「有增無減」的力度。台灣為了香港反修例,似乎下了血本。3)它清楚點出近日港人在美國的有關《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游說工作,台方誰在作指導。4)它清楚點出台方多個團體與香港的反修例學生「多方」溝通。「同時學界代表團過去半年跟台灣多方團體一直溝通和合作,能得到它們善意的幫忙」。5)這帖文顯示了香港這幫反修例學生,「珍惜(台灣)每個組織不論大小的支援,同時期待未來的合作和交流。」這也可能因為過去6個月台方的協助是「有增無減」,故同學們珍之重之。這篇帖文告訴大家,香港的反修例運動絕不是純粹的社會運動,而是和台灣「大選」掛u,或至少是和台灣綠營掛u,同學們十分重視和台灣關係;否則同學們在香港罵人吃「人血饅頭」,簡直是家常便飯,愛罵誰便罵誰,為何要連發兩篇帖文道歉?作為一窺台灣當局在香港反修例運動的一鱗半爪,這篇帖文很有意思。筆者很想知道,同學們口中的台灣「滴水之恩」,究竟有否涉及金錢直接資助,以至有否具體落到每位同學手上。歷史告訴我們,一場政治運動,「錢的流向」十分重要。大家還記得當年黃台仰被捕時,在他家中搜出50萬港元現金(全是新簇簇的千元港幣)以及大量「偉哥」嗎?ㄛ郭劍榮香港群策匯思成員在剛過去的聖誕節,激進示威者又再在全港多區發起違法的示威活動,多番主動挑釁警察,甚至向警方及途人作出施襲。令人不齒的是,有些反對派媒體及政客再次顛倒因果、顛倒是非,一如既往地抹黑警方、抨擊警方依法執法,卻對示威者違法亂紀的問題輕輕帶過。難道警方維護法紀也是錯的嗎?難道任由示威者肆意違法,警方對示威者的違法行為不聞不問、不採取任何行動才是正確的嗎?作為一位重視法治的市民,我對反對派及激進示威者的無理立場實在難以苟同。事情的發生總不會無緣無故的,也不會沒有前因後果。試問一下,沒有違法的示威活動,又哪裡需要警方執法和施放催淚彈?如果沒有暴徒在商場內破壞商舖,警方需要進入商場制止嗎?難道途人在行人路上和平歡度聖誕,警方也會突然施放催淚彈或作出拘捕嗎?當然不會!反對派媒體卻一面倒批評警方的執法行動,刻意忽略前因後果,是絕不公允的。此外,在聖誕佳節期間,又再有所謂的「藍店」或「非黃店」遭受示威者破壞,甚至有市民被暴徒「私了」,正當商人的營業大受影響,普羅大眾的人身安全也受到重大威脅,為何反對派媒體卻總對暴徒的「裝修」及「私了」暴力行為輕輕帶過?這種雙重標準的作風,是有公信力媒體的表現嗎?事實上,倘若我們到違法示威的現場看過,便會注意到激進示威者總是千方百計辱罵警察、挑釁警察、阻礙警方,警察才會依法執法,止暴制亂。誰是主動製造事端的一方?誰是被動採取行動的一方?其實是很清楚的。反對派經常乞求外國政府干預和介入本港事務,不斷在海外抹黑香港警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看過外國警察對待違法暴力示威者的表現?依據《警隊條例》,香港警察有責任採取合法措施以維持公安、防止損害生命及損毀財產、規管在公眾地方或公眾休憩地方舉行的遊行及集會、管制公共大道的交通,並移去公共大道上的障礙,在公眾地方及公眾休憩地方,和公眾集會及公眾娛樂聚會舉行時,維持治安等。綜觀警方過去幾個月針對修例風波所採取的行動,無非也是履行《警隊條例》所賦予的責任,依法辦事,盡忠職守,何錯之有?﹝郭中行資深評論員過去半年,警隊盡忠職守、日以繼夜、流汗流血止暴制亂,維護法治的付出有目共睹。政府正向立法會申請警隊的超時工作津貼,縱暴派政客揚言,會用盡一切方法阻止;多名借暴亂上位的候任區議員則表示,上任後會先提出動議,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追究警暴問題。在修例暴亂中,警隊一直站在維護法紀、捍衛秩序的最前線,忠誠執勤,無所畏懼,面對暴徒不斷升級的暴力,「獨狼式」的恐怖襲擊,警隊寸步不讓,將暴徒一次又一次的攪局、騷亂平定。香港這一支訓練有素、專業高效的警隊,已經成為暴徒及幕後大台奪權的最大障礙。因此,打垮警隊便成為縱暴派當前的首要目標。暴徒其中一個打擊警隊的手段,就是通過海量的網上假新聞、假消息、假短片,無日無之詆毀警隊。現在網上發佈假新聞、假消息極為方便,一條毫無根據的假新聞,一個假賬戶,一班別有用心的網民,就可以炒作成熱點話題,在網上迅速散播,之後再「出口轉內銷」,讓《蘋果日報》將假新聞當真新聞報道,一條假新聞便「製作完成」,成為暴徒打擊警隊的主要武器。造謠造假中傷警隊這些假新聞來來去去幾個主題:一是造謠造假,利用所謂「知情人士」、「消息人士」,繪聲繪影地「製造」出聳人聽聞的假新聞。例如太子站所謂打死人事件,完全是沒有任何根據,但一個民主黨社區主任的帖子,引用「知情人士」幾句話,就杜撰出所謂太子站殺死人事件,之後更在太子站外設置連死者姓名都沒有的靈堂,上演大量的暴力衝突。但隨6名「死者」日前接受媒體採訪,大話終被揭穿。再如所謂「新屋嶺輪姦案」、「警署輪姦案」、「警員在街上亂槍掃射」等假新聞,在網上大量傳播,三人成虎、日日「洗腦」之下,令不少市民對這些荒謬絕倫的指控信以為真。二是倒果為因,將所有責任都推向警員。例如近日炒作的所謂催淚彈後遺症。警隊用的催淚彈符合國際要求,這些催淚彈英國在用、美國在用、法國也在用,有何問題?有人故意將矛頭指向警隊使用催淚彈,卻不講為什麼要用催淚彈。首先,催淚彈是在暴亂中作驅散暴徒的最低程度武器,是防暴的基本配置,如果要求警隊不用催淚彈,是否要求警方採用更高級別的武器驅散。更重要的是,沒有暴亂、沒有破壞、沒有違法行為,警方就不會用催淚彈,這是十分簡單的道理。如果和平遊行集會,警隊採用武力阻止,才構成所謂「警暴」的指控。但現在是先有暴亂,先有違法行動,警方三令五申後才進行驅散,發射催淚彈的責任完全在暴徒身上,始作俑者是暴徒而不是警隊。一些新聞片段,故意將前因後果刪除,只播出警員發射催淚彈的一幕,這種故意剪輯、編輯的新聞,同樣是假新聞,目的也是為了誤導市民、中傷警隊。三是乾脆用假圖、假影片栽贓嫁禍警員,包括用其他國家的片段,指控片中施暴者是香港警員;找來以往示威者受傷的照片,指是警員打傷,以至有高登的「文宣組」,毫無底線地以法國一套描述強姦情節的電影,指控片中施暴者就是香港警察。這種造假已經沒有底線。立法打擊假新聞在這半年間,假新聞、假消息層出不窮,肆無忌憚地中傷、妖魔化警隊。去年民調顯示,有84%受訪者對警隊表示信任;但到當下,竟然有4成市民在民調中給予警隊0分。香港警察由「亞洲第一」,忽然就變成很多人口中的「黑警」,是警隊變了嗎?當然不是,警員還是以往的警員,警隊專業克制,始終如一,但別有用心者通過大量的假新聞、假文宣,對警隊聲譽造成沉重打擊,這4成給予警隊0分的人,毫無疑問就是受到假文宣的誤導,才作出極端評分。不少國家已訂立規管假新聞的法律,例如法國的《新聞自由法》就是反假新聞的主要法律,防止仇恨言論和假新聞,禁止種族誹謗與煽動種族仇恨的言論;新加坡今年更立法打擊假新聞,授予官員權力去判斷、封鎖和移除網上假消息。在新加坡《反網上假消息及操弄保護法》下,發佈所謂「違反公共利益」假新聞,會被監禁最高5年及罰款最多約284萬港元,透過假賬戶或自動程式發佈假新聞,更可罰款超過500萬港元和最高監禁10年。假新聞對社會的禍害愈來愈大,對暴亂推波助瀾,香港也應研究立法打擊假新聞,警方對於一些媒體的抹黑造謠報道,不但要主動澄清,更應循法律手段追究,以免出現「當真相在穿幫的時候,謊言已經跑遍了全城」的荒謬現象。﹝

悁桻帠2020-08-10 00:54:07

郭中行資深評論員自從反修例暴動以來,各個打茪銧屆u抗爭者」的基金、眾籌如雨後春筍般出現,這些所謂基金、眾籌花樣眾多,但醜聞不斷,所籌之款流到何處,交到何人口袋、由何人監管完全是黑箱作業。有所謂「連登文宣組」說要到海外登報,最終吸金逾1,500萬,但登了一兩次廣告就無影無跡,毫無下文;有所謂「大專學界國際代表團」,自稱要外訪或外遊爭取外界支持,成功吸金300萬,但最終搞了一兩場記者會就完事。至於「612人道支援基金」以及「星火同盟」更是兩個最大的眾籌基金,這段時間更是爭議不斷。現在「星火」出事了,其他基金相信也會逐步「爆煲」,成為自雷曼債券之後,香港另一次巨大騙案。一再施展眾籌套路不過,殺頭的生意有人做,賠錢的生意無人做,賺錢的生意「殺頭」也有人做。「星火」「爆煲」了,仍然無阻吸水之徒。近日,在連場暴亂中一直走在最前博取鎂光燈的許智腄A終於露出「勇武」的真正目的,表示就五宗案件發起眾籌,目標金額為330萬元,目的是以私人檢控方式追究「警暴」。過去反對派一向喜歡借「人頭」來申請法援打官司,長毛更是其中「專家」,打的是「空手套白狼」,為什麼許智艉S搞什麼眾籌?他解釋指現行投訴警察機制行之無效,市民只能以官司訴訟,透過法庭審判涉嫌犯法的警員,及要求警方披露涉案資料,令涉事警員負上刑事責任云云。然而,現行機制已足以處理所謂違規警察問題,根本沒有必要眾籌打官司,勞民傷財。況且,民主黨及反對派不是律師一大把嗎?為什麼在「公義」門前,他們不能賺少一點,為「公義」免費打官司呢?說穿了,不過是錢作怪。許智蒆o次所謂眾籌套路,對民主黨來說並不陌生,因為其另一位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早前同樣以追究梁振英UGL一案為由,發起所謂「天下為公」眾籌,結果眾籌的錢不但不是為公,反而為私,成為了林卓廷、尹兆堅之流的旅遊經費,用來出差旅行,聘請黨友,分甘同味,到真正要打官司時,林卓廷竟以無錢為由,找來兩名普通市民申請法援當做「交差」,但原來這兩名普通市民一名是民主黨「造謠女政棍」梁翊婷,一名則是反對派支持者。反對派吞食「人血饅頭」當時不少人都質疑,既然要申請法援,林卓廷還搞什麼眾籌?結果錢都花到他們外遊「尋找證據」之上。而且,有關款項至今仍未全面交代,還有多少餘款,花到哪裡,一概沒有公佈。及後爆發反修例暴亂,林卓廷更當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而許智葀{在又見獵心喜,企圖照辦煮碗,分一杯d,整個民主黨彷彿以眾籌為生,吸水為業,各議員都以眾籌為己任。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有嚴格的反洗黑錢法例,不是一句政治口號,就可以隨意眾籌,然後隨意動用款項,在網上發出一張月結單就可了事。如果當中涉及資金來歷不明、流向不明等問題,警方完全有權力、有責任作出檢控及凍結有關款項,這不是不讓市民捐款,而是不能容許有人混水摸魚,利用「黑錢」做各種違法勾當。現在林卓廷「天下為公」的舊賬未清,許智艉S再搞眾籌,執法部門理應密切監視,市民也應該看清楚,這些眾籌為的是什麼?在這場風波中,不少人受傷、被捕、逃亡,但反對派政客、「冷氣軍師」、反對派文人卻是老神在在,一邊繼續煽動市民搞事,煽動青年衝擊,一邊吞食「人血饅頭」,區議會大豐收了仍不夠,還要搞眾籌,貪得無厭,彼此之間甚至為爭捐款,為了分田分地,內訌不絕。這些為利而爭先之徒,才最需要被追究和唾罵。ㄛ濮桵場ぶㄛ蚕B-29郪傖腔3跺箔旍儂笢勦蚕闔親舜嫌價華蛌部喳汋樁忒馨價華ㄛ甜統迵賸陳珅桵淰˙20岍槨60爛測ㄛ呴覂價華奪燴來尥蝓埥桴侗鍔窒痄祫桵扲諾濂侗鍔窒ㄛ價華翋桵儂倰植箔旍儂蛌砃桵須儂﹝﹝楊志強資深評論員美方不顧中方堅決反對,執意將所謂《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簽署成法。針對美方霸權主義行為,中方對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等美國非政府組織實施制裁。美國策劃和參與「顏色革命」,是通過一系列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進行的。這一類基金會大多由美國政府出錢資助,是替美國政府執行顛覆使命的工具。NED頻頻干涉中國內政「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是美國非政府組織中的「龍頭老大」,有「第二中情局」之稱,資金幾乎全部來源於政府撥款。「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是NED成立後設立的主要分支機構之一,「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也是NED旗下機構。NED的主要活動方式是提供經費資助,將美國國會撥款再轉撥給旗下的4家美國非政府組織,即「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DI)、「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RI)、「美國國際私有企業中心」(CIPE)以及「美國國際勞工團結中心(ACILS)」。NED將中國作為重點插手地區,每年預算超過千萬美元,頻頻資助「民運」、「藏獨」、「東突」等勢力,直接干涉中國內政。NED及旗下機構多年來通過「禍港四人幫」之首黎智英等向反對派組織和人物提供大筆資助,NED與NDI不僅與李柱銘、黎智英、李卓人等亂港頭目過從甚密,更培養了黃之鋒等新一代賣港卒子。人權觀察曾三度聯同香港人權監察及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向特首林鄭月娥發出公開信,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所謂警方使用過分武力及作出不恰當行為的指控,信件獲逾70個本地、國際相關組織聯署。自由之家(FreedomHouse)會長曾參與聯署,向美國眾議院院長佩洛西及多名主要議員發出公開信,要求佩洛西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自由之家還曾發表年度新聞自由指數報告,2019年將香港排在中等次的73位。美國這些喬裝成基金會的非政府機構,不僅在國際聲名狼藉,在美國國內也引發了許多抗議。美國政壇元老、三屆總統候選人羅恩.保羅曾在國會痛斥,NED以「推廣民主」為名推行美國少數利益集團的主張,自身管理不善,貪污現象嚴重,不但浪費美國納稅人的錢,而且在國際上給美國處處樹敵,並呼籲國會取締這一組織。特區政府應向美國還以顏色美國企圖將香港打造成反中亂港的橋頭堡,特區政府應配合中央政府作出相關行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表示,這些事務屬外交事務,本港是否跟隨制裁這些非政府組織,會按中央要求作配合和跟進。雖然香港實行「一國兩制」,但被國家列入制裁名單的組織和人員,如果仍能在香港以各種方式支援和教唆暴徒作出極端暴力的犯罪行為,中央政府的反制豈非落空?因此,特區政府應理直氣壯,依法斬斷伸向香港的外部「黑手」,包括引用《社團條例》取締違法亂港的美國NGO、商業機制,追查這些機構有否干犯《刑事罪行條例》,追究機構負責人的刑責;考慮啟用緊急法,徹查美國的相關組織在香港的金錢交易是否用來資助暴動,查明屬實,則應凍結資產,斬斷暴力的資金、技術支援;還可對來港目的是資助、煽動、參與或指揮暴動的美國人員,不發簽證;宣佈禁止大力推動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美國數名鷹派政客入境香港,提升止暴制亂的力度,向美國還以顏色。﹝

澈陲殍2020-08-10 00:54:07

猁澄厥祥邽華蚚炾輪すЧ濂佷砑挕蚾夥條ㄛ暫參埻燴昳芵﹜參儕咍猁砱悝旮ㄛ載猁婓硜輵樞諢F剆譙盂紛珫繒朵礗界醙趥奡虩蠅蕪倓濂腔笭湮燴蹦睿妗犛恀枙ㄛ旮趥奡虩羅棱纗寪贏尌6饑萸麵萸恀枙ㄛ淩淏識彷勒蕪佷砑﹜補疑Ч濂岈珛傖峈窒勦膘扢腔翋唅薺ㄛ傖峈姥奻狟腔僕肮砩祩睿袚⑴﹝ㄛ弊模假娃枅蚳模網郚ㄩ耟檣峎誘弊模汜昜假奏飄轅洁ㄐ佘德聰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國家主席習近平12月18日至20日親臨澳門,出席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並視察澳門。習主席18日抵達澳門機場時對中外傳媒說道:「澳門認真貫徹『一國兩制』方針並取得的經驗和具有的特色值得總結,澳門未來發展美好藍圖需要我們共同描繪。」在2020年新的一年來臨之際,香港也需要好好總結經驗和描繪未來。特別是香港「一國兩制」事業在半年來遭受巨大的衝擊後,香港需要思考,如何繼續堅定「一國兩制」制度自信,把握好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和一系列支持政策,努力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回顧澳門回歸祖國20年來,中央始終堅持實行「一國兩制」、「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針,澳門社會亦嚴格按照憲法和澳門基本法辦事,全面準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社會團結,民心穩定,澳門政府和社會各界齊心齊力推動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促進與內地交流融合,各項事業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堅信中央落實「一國兩制」決心不會變習主席在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別行政區第五屆政府就職典禮發表重要講話,總結澳門「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四點重要經驗。這四點重要經驗,可以說既是習主席對澳門20年來成功貫徹落實「一國兩制」所給予的最高評價,也是對香港與澳門未來進一步貫徹落實好「一國兩制」所做的精準概括。「一國兩制」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偉大創舉,在「一國兩制」下,香港與澳門得以順利回歸祖國的懷抱,並且保持了長足的發展。香港、澳門回歸以來,中央一直堅持落實「一國兩制」制度,「一國兩制」的實踐亦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對此,我們應該堅信中央落實「一國兩制」的決心不會變,更應該對「一國兩制」制度保持堅定的信心。港澳深度合作推動高質量發展中央今年2月公佈《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規劃綱要「前言」就指出,建設粵港澳大灣區,既是新時代推動形成國家全面開放新格局的新嘗試,也是推動「一國兩制」事業發展的新嘗試。這清楚表明,中央將堅持推動「一國兩制」事業不斷取得完善,令香港、澳門在「一國兩制」制度體系下,通過建設粵港澳大灣區以繼續保持繁榮發展。全面貫徹「一國兩制」的方針,嚴格按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是建設粵港澳大灣區的指導思想。香港和澳門同樣享有「一國兩制」的雙重優勢,應好好理解習主席的重要講話精神,堅信「一國兩制」制度,並進一步貫徹落實好「一國兩制」,以及把握好國家重大發展戰略和一系列支持政策,努力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必須強調的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是習主席親自謀劃、親自部署、親自推動的國家戰略。香港和澳門都是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中心城市之一。港澳兩地充分把握好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所帶來的機遇,將可以更好地為自身經濟尋找新增長點,促進經濟產業多元發展。隨荌禤a茪O推動高質量發展,港澳適時加強深度合作,亦可以攜手共融國家發展。在強強聯手下,港澳經濟必然會是一片繁榮景象。﹝

ぜ蹦祜
③腎翹綴ぜ蹦﹝

腎翹 蛁聊

捚蚔摩芶蚔牁す怢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傑 ag极郤狟蛁 捚蚔す怢厙硊 捚蚔蚔牁す怢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夥厙 捚蚔夥厙腎翹厙桴 捚蚔腎翹ん夥厙 捚蚔厙桴 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痔捚极郤ag 6捚蚔夥厙 捚蚔夥厙岆妦繫砩佷 蛁聊捚蚔 ag遠捚蚔牁忒儂唳 捚蚔夥厙忒儂唳 9捚蚔夥厙 捚蚔萇芘 萇赽捚蚔蚔牁 捚蚔ag婓盄忒儂傷厙硊 捚蚔忒儂諦誧傷 捚蚔极郤app 捚蚔摩芶忒儂狟婥 捚蚔忒儂唳夥厙 捚蚔窪厙夥厙 捚蚔厙釐 捚蚔す怢諉諳 捚蚔夥厙忑珜 捚蚔萇蚔眻茠萇蚔厙 捚蚔摩芶厙桴 捚蚔忒儂す怢蚚誧腎翹 捚蚔腎翹 捚蚔摩芶夥厙す怢 捚蚔摩芶忒儂す怢厙 捚蚔厙硊狟婥 捚蚔忒儂諦誧傷 捚蚔夥厙腎翹厙桴 aj捚蚔弊暱泆 捚蚔弊暱泆厙硊 捚蚔腎翻厙桴 ag捚蚔忒儂唳app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腎翹 凰藷捚蚔頗 g捚蚔摩芶 ag极郤盄奻 捚蚔婦伀厙 捚蚔笢恅厙硊 捚蚔喃硉 萇噥极郤ag 捚蚔よ耦唳 捚蚔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极郤厙 忒儂捚蚔摩芶 捚蚔蛁聊 捚蚔軓氈部 ag遠捚蚔牁す怢 捚蚔摩芶忒儂狟婥 捚蚔摩芶忒儂す怢厙 ag捚蚔蚔牁忑珜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 捚蚔逋粗 ag极郤癹綻 8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捚蚔弊暱 8捚蚔夥厙忒儂唳 捚蚔萇蚔夥厙 捚蚔app粗き夥厙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厙硊 捚蚔夥源 捚蚔す怢厙硊 8捚蚔摩芶枑珋 捚蚔鎗揹⑩ 捚蚔忒儂厙硊 捚蚔摩芶鼠侗 捚蚔夥源摩芶 捚蚔夥源厙狟婥忒儂唳 8捚蚔夥厙忒儂唳 忒儂捚蚔蛁聊 蚔牁捚蚔す怢 捚蚔摩芶崋繫欴 ag淩佮槿 捚蚔摩芶蛁聊 捚蚔萇芘 ag极郤厙硊 捚蚔摩芶夥厙厙珜唳 捚蚔傑 ag极郤癹綻 捚蚔夥源す怢 ag捚蚔忒儂app aj捚蚔摩芶 捚蚔弊暱摩芶 捚蚔摩芶app 忒儂捚蚔app 捚蚔弊暱踸 捚蚔摩芶忒儂唳 捚蚔蕞び鎘厙桴 捚蚔鎗揹⑩ 捚蚔佌厙 捚蚔綻婦 捚蚔摩芶羲誧夥厙 捚蚔蛁聊 捚蚔淩ヴ厙 捚蚔摩芶測燴 忒儂捚蚔腎翹 8捚蚔軓氈 8捚蚔摩芶ぉ擁 捚蚔弊暱忑珜 捚蚔厙硊厙 捚蚔摩芶婓盄 捚蚔萇蚔眻茠萇蚔厙 捚蚔夥源す怢 捚蚔蛁聊笢陑 捚蚔頗摩芶 捚蚔弊暱蚔牁 捚蚔夥厙腎翹厙桴 ag捚蚔app狟婥 捚蚔弊暱す怢 捚蚔弊暱狟婥華硊 捚蚔夥源厙狟婥 蛁聊捚蚔 捚蚔夥厙忒儂唳 捚蚔蚔牁諦誧傷 ag极郤蛁聊 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摩芶弊暱 捚蚔厙 捚蚔蚔牁す怢 8捚蚔厙珜唳 ag极郤癹綻 捚蚔夥源よ耦虛 ag捚蚔忒儂諦誧傷 aj捚蚔弊暱泆 捚蚔蛁聊輛 捚蚔軓氈部 捚蚔す怢厙硊 ag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忒儂唳夥厙狟婥 ag极郤淏寞 捚蚔笙蜓 捚蚔萇齟諦誧傷狟婥 朊捚蚔厙 捚蚔腎翻華硊 捚蚔窪厙夥厙 ag弊暱极郤 捚蚔摩芶鼠侗 ag极郤堍雄 捚蚔腔厙硊 捚蚔忒儂諦誧傷app 捚蚔厙釐 痔捚极郤ag 捚蚔摩芶羲誧 捚蚔忒儂す怢蚚誧腎翹 痑笣捚蚔 8捚蚔摩芶ぉ擁 捚蚔夥源す怢 捚蚔佌厙 捚蚔摩芶鼠侗 ag极郤夥厙 捚蚔萇蚔羲誧 捚蚔樑厙 捚蚔厙硊夥厙 捚蚔摩芶夥厙厙硊 凰藷捚蚔弊暱 ag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忒儂捚蚔蛁聊 捚蚔躓陎 捚蚔蚔牁狟婥 捚蚔弊暱泆 ag捚蚔軓氈app 捚蚔摩芶羲誧夥厙 aj捚蚔弊暱 捚蚔摩芶ag忒儂諦誧傷app 捚蚔笢恅厙硊 捚蚔軓氈め齪す怢 捚蚔萇齟諦誧傷狟婥 8捚蚔夥厙 捚蚔夥厙忒儂唳狟婥 ag捚蚔軓氈app 捚蚔す怢羲誧 002捚蚔 捚蚔厙硊腎翻 捚蚔厙硊厙 ag捚蚔极郤 g捚蚔摩芶 8捚蚔摩芶枑珋 捚蚔萇蚔厙桴 捚蚔彸俙 捚蚔萇齟唳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狟婥 蚔牁捚蚔す怢 ag极郤盄奻 8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捚蚔す怢夥厙 ag极郤盄奻 捚蚔萇齟諦誧傷狟婥 捚蚔摩芶蚔牁狟婥 捚蚔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萇芘 捚蚔弊暱狟婥華硊 捚蚔摩芶狟婥忒儂唳 捚蚔弊暱泆 ag捚蚔蚔牁忑珜 捚蚔眻茠厙 6捚蚔夥厙 8捚蚔夥厙忑珜 捚蚔摩芶狟婥忒儂唳 捚蚔翋畦 捚蚔厙硊狟婥 捚蚔夥厙厙硊 捚蚔萇蚔 捚蚔app摩芶狟婥 捚蚔摩芶蚔牁す怢 捚蚔蚔牁諦誧傷 捚蚔岆淩厙 痔捚极郤ag 捚蚔app摩芶狟婥 捚蚔极郤狟婥 ag极郤盄奻 ag极郤蛁聊 88捚蚔 ag极郤眻茠夥厙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 捚蚔弊暱泆厙硊 捚蚔厙硊厙 捚蚔蚔牁厙硊 8捚蚔厙珜唳 捚蚔岆淩厙 捚蚔腎翹 捚蚔摩芶弊暱夥厙 捚蚔淩阭窲恘煙謹 捚蚔av 捚蚔摩芶崋繫欴 捚蚔岆窪厙鎘 捚蚔夥厙厙硊 捚蚔窪厙夥厙 捚蚔眻茠厙 捚蚔腎輹魙 捚蚔摩芶夥厙 捚蚔摩芶夥厙準歇 捚蚔め齪夥厙狟婥 捚蚔弊暱忑珜 捚蚔摩芶厙桴 捚蚔す怢厙桴 捚蚔窪ヴ 捚蚔腎輹魙 8弊暱捚蚔 捚蚔摩芶啃褪 捚蚔摩芶夥厙華硊 捚蚔狟婥厙桴 捚蚔頗淩 捚蚔萇蚔厙桴 捚蚔狟婥厙桴 狟婥捚蚔摩芶 捚蚔忒儂厙硊 捚蚔軓氈忒儂唳 AG极郤AG极郤 捚蚔摩芶狟婥忒儂唳 捚蚔忒儂す怢蚚誧腎翹 捚蚔弊暱厙桴 捚蚔摩芶腎翻 捚蚔蚔牁笢陑 ag极郤軓氈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夥厙 8捚蚔摩芶狟婥 捚蚔婦伀厙 捚蚔弊暱忑珜 a8弊暱捚蚔 漆諳玄捚蚔 捚蚔萇蚔 捚蚔萇妀 捚蚔萇蚔勘 捚蚔app夥厙 捚蚔摩芶測燴 捚蚔萇噥厙桴 捚蚔め齪夥厙 捚蚔极郤狟婥 捚蚔app粗き夥厙狟婥 8捚蚔弊暱 捚蚔8狟婥 ag捚蚔諦誧傷狟婥 捚蚔淏厙 捚蚔摩芶夥厙準歇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 捚蚔极郤app 捚蚔忒儂諦誧傷app 忒儂捚蚔摩芶 ag极郤狟蛁 淩刲к ag极郤狟蛁 蛁聊捚蚔 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ag极郤弝捅 捚蚔摩芶崋繫欴 捚蚔泂勘 捚蚔夥源狟婥 捚蚔寞寀夥厙 忒儂捚蚔諦誧傷狟婥 捚蚔忒儂厙硊 8捚蚔夥厙忒儂唳 捚蚔蚔牁厙硊 捚蚔萇齟諦誧傷 捚蚔厙硊厙 啃模ag极郤訧捅す怢 捚蚔軓氈忒儂唳 捚蚔め齪app狟婥 8捚蚔厙珜唳 捚蚔岆窪厙鎘 g捚蚔摩芶 aj捚蚔弊暱 捚蚔厙硊 捚蚔夥源厙狟婥 捚蚔蚔牁諦誧傷狟婥 捚蚔8 aj捚蚔弊暱泆忑珜 捚蚔よ耦唳 捚蚔萇蚔 捚蚔整氈窒 捚蚔眻茠泆 捚蚔す怢羲誧 捚蚔蚔牁夥厙狟婥 蛁聊捚蚔 捚蚔蚔牁す怢忒儂唳 捚蚔萇蚔夥厙 捚蚔軓氈め齪す怢 捚蚔摩芶忒儂狟婥 ag遠捚蚔牁す怢 捚蚔夥源厙 捚蚔萇蚔諦誧傷 ag极郤狟蛁 捚蚔蛁聊笢陑 捚蚔摩芶樓襠 ag极郤蛁聊 忒儂捚蚔app諦誧傷狟婥 萇赽捚蚔蚔牁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す怢 狟婥捚蚔 捚蚔眸赶卼 ag捚蚔諦誧傷狟婥 捚蚔摩芶厙桴 捚蚔夥厙岆妦繫砩佷 捚蚔摩芶夥厙準歇 捚蚔す怢諉諳 捚蚔摩芶崋繫欴 凰藷捚蚔頗 ag捚蚔蚔牁忑珜 捚蚔假袗 捚蚔极郤app 捚蚔摩芶羲誧厙桴 捚蚔夥源よ耦虛 捚蚔夥厙す怢 捚蚔弊暱蚔牁燴笙 捚蚔av盡夥 捚蚔极郤す怢 捚蚔app夥厙 捚蚔傑 捚蚔蚔牁蛁聊 捚蚔8狟婥 捚蚔摩芶よ耦泆App狟婥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捚蚔弊暱蚔牁夥厙 ag捚蚔萇俙羲誧 极郤AG 捚蚔摩芶夥厙厙硊 ag捚蚔軓氈app 捚蚔ag掘蚚厙硊 蚔牁捚蚔す怢 凰藷捚蚔摩芶 捚蚔軓氈厙 捚蚔极郤app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諦誧傷 捚蚔弊暱踸 捚蚔頗 捚蚔摩芶腎翹 捚蚔蕞び鎘 忒儂捚蚔狟婥 捚蚔夥源厙狟婥忒儂唳 捚蚔す怢厙釐 捚蚔app夥厙 捚蚔app摩芶狟婥 捚蚔め齪夥厙狟婥 捚蚔頗幛梅泆 捚蚔婓盄 忒儂捚蚔蛁聊 捚蚔萇蚔 aj捚蚔弊暱 ag极郤珋踢 捚蚔萇蚔眻茠萇蚔厙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よ耦唳 ag极郤眻畦 极郤AG 极郤佷跾g 捚蚔忒儂諦誧傷 8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捚蚔摩极狟婥 88捚蚔 捚蚔め齪夥厙 祔栠捚蚔 捚蚔摩芶羲誧厙桴 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捚蚔め齪夥厙 萇噥极郤ag 捚蚔淩阭窲恘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ag淩佮槿 ag极郤厙桴 8捚蚔摩芶枑珋 捚蚔摩芶夥厙厙硊 捚蚔弊暱眻茠厙 捚蚔夥源厙狟婥 捚蚔夥厙厙硊 捚蚔极郤app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忑珜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諦誧傷 捚蚔婦伀厙 捚蚔す怢 捚蚔夥源華硊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厙硊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捚蚔厙硊狟婥 捚蚔翋畦 捚蚔蛁聊笢陑 捚蚔眻茠泆 捚蚔鎗揹⑩ 捚蚔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す怢 捚蚔摩芶測燴 8捚蚔頗夥厙 捚蚔摩芶測燴 祔栠捚蚔 捚蚔弊暱蚔牁燴笙 捚蚔彸俙す怢 捚蚔頗忒儂 捚蚔蕞び鎘 捚蚔頗淩 捚蚔鎗揹⑩ 捚蚔摩芶蚔牁 捚蚔翋畦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夥厙 凰藷捚蚔弊暱 捚蚔厙釐 捚蚔笙蜓 捚蚔疑俙鎘 捚蚔樑厙 8弊暱捚蚔夥厙 捚蚔窪ヴ 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捚蚔摩芶忒儂す怢厙 捚蚔摩芶厙桴 捚蚔弝捅 捚蚔淩ヴ夥厙 捚蚔萇蚔諦誧傷狟婥 捚蚔枑遴 捚蚔摩芶夥厙忑珜 捚蚔夥厙忑珜 8弊暱捚蚔 aj捚蚔弊暱 捚蚔忒儂諦誧傷 捚蚔摩芶窪侁 8捚蚔厙硊 捚蚔す怢諉諳 弊暱捚蚔夥厙 捚蚔厙硊腎翻 捚蚔弊暱狟婥華硊 捚蚔蚔牁厙硊 捚蚔萇齟諦誧傷 8捚蚔摩芶ぉ擁 捚蚔腎輹魙 蛁聊捚蚔 8捚蚔夥厙 捚蚔摩芶よ耦泆App狟婥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 捚蚔蚔牁諦誧傷 捚蚔鎗揹⑩ 忒儂捚蚔app狟婥 ag捚蚔軓氈app 痑笣捚蚔 捚蚔夥源厙桴 捚蚔摩芶夥厙硐峈準歇 啃模ag极郤訧捅す怢 捚蚔諉諳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狟婥 捚蚔す怢厙桴 捚蚔弊暱厙桴 捚蚔萇妀 捚蚔軓氈部 捚蚔眻茠泆 8捚蚔厙珜唳 捚蚔app 凰藷捚蚔弊暱 捚蚔弊暱泆 g捚蚔摩芶 捚蚔軓氈腎翹 ag极郤狟蛁 捚蚔摩芶狟婥忑珜 ag极郤app 捚蚔摩芶忒儂app狟婥 极郤AG 捚蚔軓氈忒儂唳 9捚蚔夥厙 捚蚔极郤狟婥 捚蚔摩芶よ耦泆App狟婥 捚蚔忑珜 极郤AG 捚蚔蛁聊厙桴 ag捚蚔极郤 捚蚔摩芶狟婥忑珜 捚蚔摩芶忒儂app狟婥 捚蚔app摩芶狟婥 ag极郤堍雄 捚蚔頗 捚蚔极郤狟婥 捚蚔蚔牁蛁聊 捚蚔摩芶夥厙 捚蚔頗淩 捚蚔夥厙岆妦繫砩佷 捚蚔摩芶夥厙忑珜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頗軓氈蚔牁 捚蚔摩极狟婥 凰藷捚蚔 ag弝捅ag极郤 捚蚔す怢厙桴 捚蚔整氈窒 88捚蚔 捚蚔摩芶夥厙す怢 捚蚔弊暱蚔牁 捚蚔腎翹ん夥厙 捚蚔摩芶app狟婥 捚蚔蚔牁諦誧傷 捚蚔夥源厙狟婥忒儂唳 捚蚔頗摩芶 捚蚔疑俙鎘 ag捚蚔忒儂唳狟婥 8捚蚔華硊 捚蚔淩阭窲恘煙謹奡鯫 ag弝捅捚蚔 捚蚔窪ヴ 捚蚔忒儂蛁聊 捚蚔め齪厙硊 捚蚔摩芶蚔牁す怢 捚蚔摩芶よ耦泆app 捚蚔摩芶弊暱泆 ag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厙釐 捚蚔め齪app狟婥 捚蚔萇蚔夥厙 ag极郤堍雄 捚蚔av 捚蚔軓氈腎翹 AG极郤厙 捚蚔av 捚蚔淩阭窲恘煙謹 す怢捚蚔す怢 捚蚔蚔牁蛁聊 捚蚔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軓氈厙蛁聊 捚蚔萇蚔勘 捚蚔av盡夥 捚蚔よ耦唳 捚蚔躓陎 365ag极郤 AG极郤厙 捚蚔め齪厙硊 捚蚔摩芶厙硊 忒儂捚蚔狟婥 捚蚔窪厙 捚蚔摩芶崋繫欴 8捚蚔厙珜唳 忒儂捚蚔摩芶 捚蚔樑厙 捚蚔摩芶忒儂唳 捚蚔厙桴 ag捚蚔萇俙羲誧 捚蚔淩ヴ厙 ag极郤厙桴 捚蚔蛁聊笢陑 忒儂捚蚔腎翹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淩刲к 捚蚔蚔牁狟婥 捚蚔摩芶app ag极郤眻畦 捚蚔淩阭窲恘煙謹奡鯫 捚蚔摩芶弊暱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狟婥 捚蚔軓氈腎翹 捚蚔摩芶よ耦泆app 捚蚔摩芶腎翹 ag捚蚔忒儂諦誧傷 8捚蚔摩芶枑珋 ag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夥厙 捚蚔萇蚔諦誧傷 捚蚔腎翻厙桴 捚蚔蚔牁夥厙狟婥 捚蚔摩芶腎翹 捚蚔す怢厙桴 8捚蚔準肮歇砅 捚蚔腎翹ん夥厙 捚蚔app狟婥 8捚蚔摩芶ぉ擁 捚蚔摩芶夥厙腎翹 捚蚔腎輹魙 捚蚔す怢諉諳 捚蚔蚔牁厙硊 捚蚔摩芶忒儂app狟婥 捚蚔摩芶夥源 捚蚔寞寀夥厙 捚蚔芘蛁厙 萇噥极郤ag 捚蚔摩芶崋繫欴 萇噥极郤ag 捚蚔极郤狟婥 忒儂捚蚔湖祥羲 捚蚔蚔牁諦誧傷 捚蚔摩芶夥厙す怢 捚蚔忒儂す怢蚚誧腎翹 捚蚔疑俙鎘 捚蚔摩芶樓襠 ag淩佮槿 捚蚔蚔牁摩芶軓氈 捚蚔硐峈準歇 捚蚔蚔牁摩芶軓氈 捚蚔萇蚔諦誧傷狟婥 捚蚔軓氈部 捚蚔摩芶よ耦泆App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忑珜 捚蚔摩芶羲誧厙桴 捚蚔app夥厙 捚蚔腎翹夥厙 捚蚔寞寀夥厙 捚蚔摩芶す怢 ag捚蚔忒儂唳狟婥 8捚蚔準肮歇砅 捚蚔頗す怢 捚蚔弊暱蚔牁 捚蚔摩芶崋繫欴 捚蚔摩芶夥厙華硊 捚蚔弊暱蚔牁 ag捚蚔忒儂唳app狟婥 ag极郤眻茠夥厙 捚蚔夥源app 捚蚔蚔牁摩芶軓氈 捚蚔萇噥 捚蚔摩芶厙硊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 365ag极郤 捚蚔摩芶厙硊 捚蚔摩芶夥厙 捚蚔蚔牁狟婥 捚蚔夥源厙 捚蚔弊暱蚔牁燴笙 捚蚔摩芶弊暱泆 捚蚔喃硉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蚔牁蛁聊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狟婥 す怢捚蚔厙 ag遠捚蚔牁夥厙 捚蚔摩芶蚔牁狟婥 8弊暱捚蚔 捚蚔萇齟諦誧傷狟婥 ag弝捅ag极郤 捚蚔綻婦 捚蚔摩芶す怢 捚蚔蚔牁諦誧傷狟婥 捚蚔夥厙岆妦繫砩佷 捚蚔摩芶羲誧厙桴 捚蚔ag掘蚚厙硊 捚蚔眻茠厙 捚蚔av 捚蚔す怢 捚蚔极郤厙 aj捚蚔弊暱泆忑珜 捚蚔厙硊夥厙 捚蚔8夥厙 捚蚔め齪app 捚蚔摩芶忒儂唳 捚蚔頗摩芶 捚蚔腎翹厙硊 捚蚔摩芶夥厙 8弊暱捚蚔 捚蚔蚔牁夥厙 捚蚔假袗諦誧傷狟婥 捚蚔摩芶狟婥忑珜 捚蚔app狟婥 捚蚔頗 捚蚔腎翹夥厙 凰藷捚蚔 ag遠捚蚔牁忒儂唳 萇赽捚蚔蚔牁狟婥 ag极郤岈 捚蚔夥厙腎翹 捚蚔眸赶卼 捚蚔窪厙 捚蚔眻茠厙桴 9捚蚔夥厙 捚蚔摩芶腎翹 8捚蚔摩芶 8捚蚔摩芶ぉ擁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腎翹厙硊 忒儂捚蚔腎翹 捚蚔夥厙羲誧 捚蚔摩芶夥厙華硊 捚蚔窪ヴ 捚蚔眸赶卼 捚蚔夥厙腎翹厙桴 漆諳玄捚蚔 捚蚔翋畦 8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す怢捚蚔厙 捚蚔萇蚔諦誧傷 8捚蚔夥厙忑珜 捚蚔夥源厙狟婥忒儂唳 捚蚔蛁聊輛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捚蚔鎗揹⑩ 狟婥捚蚔 ag弝捅ag极郤 ag极郤厙桴 萇噥极郤ag ag遠捚蚔牁す怢 捚蚔淩ヴ厙 8捚蚔摩芶狟婥 忒儂捚蚔狟婥 捚蚔腎翹ん 捚蚔萇蚔勘 捚蚔す怢 啃模ag极郤訧捅す怢 9捚蚔摩芶 捚蚔腎翹ん agす怢捚蚔摩芶 捚蚔夥厙忑珜 捚蚔夥厙忒儂唳 捚蚔軓氈め齪す怢 ag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佌厙 捚蚔萇蚔厙桴 捚蚔逋粗 捚蚔忒儂諦誧傷 捚蚔夥源華硊 捚蚔蚔牁諦誧傷狟婥 捚蚔夥源よ耦虛 捚蚔蚔牁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狟婥 忒儂捚蚔app諦誧傷狟婥 ag极郤厙硊 捚蚔摩芶腎翻 ag捚蚔忒儂app ag遠捚蚔牁腎翹踸 捚蚔厙硊腎翻 ag弝捅捚蚔 ag极郤 捚蚔极郤厙 捚蚔硐峈準歇 8捚蚔軓氈 捚蚔假袗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狟婥 捚蚔蚔牁夥厙 捚蚔摩芶夥厙腎翹 ag极郤諦誧傷狟婥 す怢捚蚔す怢 捚蚔夥源厙桴 捚蚔摩芶夥厙準歇 捚蚔假袗諦誧傷狟婥 捚蚔夥源厙桴 捚蚔弊暱摩芶 捚蚔蚔牁夥厙狟婥 忒儂捚蚔狟婥 捚蚔摩芶羲誧 ag极郤厙桴 捚蚔摩芶app ag极郤盄奻 捚蚔摩芶忑珜 捚蚔眻茠厙 痑笣捚蚔 ag捚蚔忒儂唳app狟婥 捚蚔摩芶鼠侗 捚蚔蚔牁狟婥 ag捚蚔忒儂唳app 忒儂捚蚔 捚蚔笢恅厙硊 捚蚔狟婥 捚蚔婦伀厙 捚蚔萇蚔諦誧傷 捚蚔app摩芶狟婥 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笢恅厙硊 捚蚔す怢 ag捚蚔app狟婥 捚蚔极郤app夥厙狟婥 8捚蚔厙硊 弊暱捚蚔夥厙 捚蚔厙釐 捚蚔腎翹 ag捚蚔app狟婥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8捚蚔摩芶枑珋 捚蚔蚔牁諦誧傷 6捚蚔夥厙 捚蚔諉諳 捚蚔夥厙 捚蚔夥厙岆妦繫砩佷 捚蚔婓盄 捚蚔厙硊狟婥 捚蚔摩芶厙桴 捚蚔夥源 捚蚔翋畦 捚蚔蚔牁腎翹踸 捚蚔摩芶忑珜 捚蚔摩芶夥厙準歇 捚蚔夥厙 捚蚔蚔牁厙硊 捚蚔枑遴 凰藷捚蚔 捚蚔婦伀厙 忒儂捚蚔摩芶 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AG陔檢极郤 捚蚔萇齟諦誧傷 弊暱捚蚔 捚蚔羲誧 捚蚔摩芶諦誧傷狟婥 捚蚔厙硊腎翻 捚蚔萇蚔諦誧傷 捚蚔摩芶厙硊 漆諳玄捚蚔 捚蚔厙珜唳 捚蚔蚔牁 捚蚔蚔牁笢陑 捚蚔摩芶鼠侗 ag捚蚔忒儂唳app 捚蚔摩芶忑珜 捚蚔眸赶卼 啃模ag极郤訧捅す怢 捚蚔摩芶す怢 ag捚蚔忒儂唳app狟婥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狟婥 ag捚蚔蚔牁忑珜 捚蚔蚔牁厙硊 捚蚔頗淩 aj捚蚔弊暱泆忑珜 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笢恅厙硊 捚蚔萇齟諦誧傷狟婥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狟婥 捚蚔芘蛁厙 捚蚔摩芶羲誧厙桴 捚蚔弊暱app 捚蚔弊暱厙桴 捚蚔夥厙腎翹厙桴 捚蚔厙釐 捚蚔頗す怢 蛁聊捚蚔 捚蚔夥源摩芶 凰藷捚蚔 捚蚔萇齟唳 8捚蚔摩芶枑珋 捚蚔頗幛梅泆 8捚蚔夥厙 捚蚔忒儂唳夥厙狟婥 ag淩佮槿 88捚蚔 捚蚔す怢厙桴 捚蚔頗淩 捚蚔厙釐 捚蚔摩芶婓盄 捚蚔淩侔諒 捚蚔摩芶崋繫欴 aj捚蚔弊暱 捚蚔腎輹魙 捚蚔摩芶忑珜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摩芶蚔牁狟婥 ag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app夥厙 ag捚蚔蚔牁忑珜 ag极郤諦誧傷 捚蚔萇齟唳 ag极郤app 8捚蚔準肮歇砅 捚蚔夥厙忒儂唳狟婥 忒儂捚蚔湖祥羲 捚蚔摩芶夥厙忑珜 ag捚蚔忒儂app 捚蚔萇蚔 忒儂捚蚔摩芶 捚蚔摩芶樓襠 捚蚔頗摩芶 8捚蚔夥厙 捚蚔夥源す怢 捚蚔腎翹ん忒儂唳夥厙 捚蚔厙硊腎翹 捚蚔摩芶忒儂唳 捚蚔app夥厙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 捚蚔忒儂唳 捚蚔摩芶夥厙厙硊 捚蚔av 捚蚔夥源厙狟婥忒儂唳 aj捚蚔弊暱泆忑珜 捚蚔蚔牁す怢忒儂唳 捚蚔摩芶忒儂app狟婥 捚蚔摩芶樓襠 捚蚔軓氈忒儂唳 捚蚔假袗 ag遠捚蚔牁腎翹踸 捚蚔蚔牁摩芶軓氈 忒儂捚蚔湖祥羲 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寞寀夥厙 捚蚔硐峈準肮 捚蚔摩芶啃褪 捚蚔摩极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諦誧傷 捚蚔軓氈腎翹 2008捚蚔 ag遠捚蚔牁腎翹踸 捚蚔蚔牁厙硊 捚蚔夥厙岆妦繫砩佷 捚蚔弊暱蚔牁夥厙 捚蚔摩芶軓氈 ag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摩极狟婥 捚蚔夥源華硊 8弊暱捚蚔夥厙 捚蚔淩ヴ厙 痔捚极郤ag 捚蚔頗摩芶 捚蚔軓氈腎翹 捚蚔喃硉夥厙 捚蚔摩芶夥源 萇噥极郤ag 捚蚔萇蚔夥厙 捚蚔app摩芶狟婥 捚蚔蚔牁す怢忒儂唳 8捚蚔摩芶 ag遠捚蚔牁忒儂唳 捚蚔蚔牁 ag极郤蛁聊 捚蚔踸 捚蚔夥厙す怢 ag极郤眻畦 捚蚔蚔牁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 捚蚔弊暱蚔牁燴笙 ag极郤蛁聊 ag遠捚蚔牁腎翹踸 ag极郤珋踢 捚蚔摩芶羲誧す怢 捚蚔鼠侗 捚蚔萇蚔眻茠萇蚔厙 捚蚔夥源す怢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狟婥 捚蚔极郤狟婥 ag极郤岈 捚蚔夥源摩芶 捚蚔弊暱 捚蚔軓氈め齪す怢 捚蚔摩芶婓盄 捚蚔摩极狟婥 捚蚔躓陎 捚蚔狟婥厙桴 ag捚蚔諦誧傷狟婥 ag捚蚔忒儂唳狟婥 捚蚔摩芶夥厙忒儂唳 捚蚔弊暱蚔牁燴笙 捚蚔腎翹ん 捚蚔摩芶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摩芶弊暱 捚蚔羲誧 捚蚔厙珜唳 捚蚔躓陎 捚蚔摩芶夥厙狟婥諦誧傷 捚蚔蚔牁笢陑 捚蚔蚔牁諦誧傷 す怢捚蚔厙 捚蚔摩芶諦誧傷 捚蚔夥源 捚蚔app摩芶狟婥 捚蚔萇齟諦誧傷狟婥 捚蚔摩芶厙硊夥厙 捚蚔狟婥厙桴 捚蚔厙硊 捚蚔弊暱蚔牁 捚蚔厙硊厙 捚蚔忒儂諦誧傷狟婥 捚蚔厙硊腎翻 捚蚔頗 捚蚔弊暱 ag极郤弝捅 捚蚔蛁聊 捚蚔喃硉 ag极郤淏寞 鰍籵庈| 頗燴瓮| ぱ擘瓮| 肅需庈| 陝親劼庈| 算刓瓮| 蚗荻瓮| 碩控⑹| 弮埭瓮| 貌譴瓮| 嫘譴瓮| 痔諦| 氈祫瓮| 瞻鰍庈| 躂爵| 貌假瓮| 淜堈瓮| 骰埭瓮| 肯楟| 嗷傑瓮| 勀假瓮| 塢迖親よ| 踱豐よ| 窪阨瓮| 瓻碩庈| 還漆庈| 癒肅瓮| 蚗捶庈| 頗陲瓮| 渠藝瓮| 劓譴| 拫漆庈| 昹狤瓮| 問傑瓮| 恅假瓮| 虞鰍瓮| 籵笣庈| 晚商瓮| 僚橇瓮| 譁踩瓮| 陝芞妦庈| http://kblguazi.cn http://zokr.cn http://severbeauty.cn http://vxkm.cn http://ilvis.cn http://eeeqq.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