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养老专业毕业生入职养老院 教老人用微信、

2019-10-12 12:03 yang

  养老院里的“95后”

  他们教老人使用微信、抖音等现代社交工具;人员流动性强等仍是养老行业面临的问题

95后养老专业毕业生入职养老院 教老人用微信、

8月28日,北京一养老院内,社工邢雪在和老人聊天。

  打开抖音,搜索“折纸教程”,轻快的音乐响起。小磊对照视频,开始学习第100种折纸方式。

  对于男生学折纸这件事,小磊并不介意,这是他在养老院做社工的工作内容之一。教折纸这活儿也是有“门道”的——太简单老人会觉得无趣;太难又会不想学。

  汤晓晔就职的养老驿站,正在培训老人使用手机。她发现老人最喜欢的功能是视频电话。透过屏幕,就能见到孩子。

  近年,一批“95后”养老专业毕业生陆续走出校门,就职养老服务机构。这是一群比“爷爷奶奶”的孙辈还年轻的看护者。微信、抖音等现代社交工具,直呼其名的新型交流方式等,成为他们和老人结缘的纽带。

  黄奶奶房间里的《南泥湾》

  “饿了。”90岁的黄奶奶吐出两个字,海淀区西钓鱼台的一家养老院里爆发出欢呼。为这一刻,一群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和着上世纪的音乐,足足跳了两个月的舞。

  黄奶奶是去年9月插着胃管和尿管被送来的。由于长期卧床、翻身不及时,黄奶奶手肘、脊椎、尾骨、足跟等骨头突出的地方长出了大大小小的褥疮。臀部溃烂处有鸡蛋大小,伤口结了暗红色的痂,最深处露出骨头。

  由于病情严重,养老院安排了最有经验的护理员照料黄奶奶,吃饭靠鼻饲,即用大号注射器慢慢推,流质食物通过鼻腔导管进入胃里;每个小时翻身一次,按时清洁伤口杀菌上药;上完厕所要清洗擦干换尿管,一方面保持皮肤干燥防止褥疮,同时防止尿路感染。

  黄奶奶从没说过一句话。自打来,她就一直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作为养老院招聘的第一批专职社工,邢雪打算跟黄奶奶聊会儿天,但她没有任何表情,眼神木然空洞。第二天,第三天,邢雪和同事每天都去陪陪黄奶奶,可一个星期过去,老人没有任何变化。

  “经历了这么多病痛折磨,又进入一个陌生环境,奶奶心里多无助。”还没从学校毕业的邢雪,隔着近70年的年龄差,反复揣想黄奶奶的心态。一番商议后,几个年轻人想出了“大招”。他们找来了老一辈喜欢的《南泥湾》《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等歌曲,打开手机功放,跟着音乐随意舞蹈,拍手合唱、自说自话。

  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饿了”,奶奶嘴里冒出了这两个字。几个人瞪大了眼,面面相觑。“饿了”,黄奶奶又颤巍巍声音说了一遍,大家兴奋地欢呼起来。

  后来,黄奶奶“肉眼可见”地变胖了。邢雪说,虽然黄奶奶现在还很难下床出门,但在同批进养老院的老人中,她是去医院就诊最少的一个。

  赵爷爷的第一条“朋友圈”

  近年来,北京不断推广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模式。很多社区就近建起了养老驿站和照料中心,向周边老人提供上门助医、助浴、助洁、助餐等服务,提供日间托管照料,组织各类活动等。

  进入驿站后,李美娜开始组织社区老人参加各种课程和活动,还组织了社区模特队。有老人是幼儿园退休园长,李美娜就鼓励老人备课教剪纸。“越是年纪大,越需要他们找到自己的价值所在。”

  有老人在驿站学会了“手艺”,回家教给孙子孙女,成为两代人的沟通工具。李美娜教过樱花折纸,有老人回家教给孙女,母亲节就收到了孙女的折纸花束。

  最受老人们欢迎的,是李美娜和同事开设的“手机课”。

  常有老人询问微信的一些功能。李美娜和同事发现,很多子女为老人购买了智能手机,却没时间教怎么用,有的老人连听电话都不会,于是着手准备手机课程。从最简单的接听电话开始,到微信视频通话、编辑发送图片、付款链接、防范诈骗……有的六十岁左右、相对年轻的老人还学会了“全民K歌”、“电子相册”等软件,甚至注册了抖音账号,拥有了几个“粉丝”。

  由于“学生”年龄都在八九十岁左右,授课也要遵循他们的节奏。刚开始,李美娜一节课教四五个功能,但下节课回来,老人全忘了。现在,一节课只教一个功能,带着老人每个步骤操作一遍20分钟,各自练习相互交流20分钟。每堂“手机课”场场爆满。有的老人带着笔记本来,每次能记满满两页。